【佐摩专栏】改善马中经济关系

2020-06-12 917 views
【佐摩专栏】改善马中经济关系 佐摩

(作者:政府顾问理事会成员 佐摩)

媒体的各种报道,甚至接近大马新政府的一些人士发言暗示,政府会反对改善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这是对大马人民拒绝过去10年盗贼治国的非常错误诠释。


当然,自1957年独立以来,大马历届政府都吸引外来直接投资。数十年来,有人关注政府对外资似乎不加批判的看法。可是,平心而论,前首相敦拉萨和敦马哈迪医生事实上是相当审慎的。

否则,我们如何解释1970年代政府接管贸易代理商、种植业和矿业等主要由英国人拥有的投资?或与之相关的、接下来数十年实施对转移技术、创造就业机会和国内收购的要求?

曾质疑东铁计划

歪曲了大马近期对某些中国相关投资的政治辩论,就有误导各方的风险。这对未来双边经济关系可能有不可预知甚至有害的后果。2017年初起,有些方面把我们描绘成对所有中资的批评者。

尤其是,我曾质疑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的经济可行性,因为大马最终可能必须支付原估计成本的3倍以上。即使成本大降,该项目也永远不可能回本。


把原有载货和载客的预期下调到较现实水平后,该项目意味着营运成本的永久出血,这还是已注销了810亿令吉(再加上利息)的巨额发展成本。

当然,东铁并未牵涉来自中国的外资,而是从中国进出口银行借了巨额贷款,表面上是支付85%的项目成本。项目加速在今年初第14届大选前动工。数月后,工程进行很少,近200亿令吉或总贷款的一半却已在可疑的情况下支付出去。

苏里亚战略能源(SSER)油气输管的情况类似,贷款几乎已全额支付,虽然工地实际进度很少。多元石油产品输送管(MPP)的巨大安全风险,和可能破坏沙巴州的生态,只会加深“经济不可行”的熟悉说法。

毫无意外,公众激烈反对这类计划及其连带债务,牵涉舞弊的经手人,已为大多数大马人所愤慨。不用说,结果巨额的债务负担将由下一代承担。

习总反对舞弊

5月9日,大马人非常响亮地拒绝了可能为经济带来负担和破坏的不负责任外国投资和可疑贷款,以及那些贪婪的经手人。不过,人民反对此类计划,并不等同全盘否定所有中国投资。不幸的是,没鉴别能力的人倾向于把中资看成铁板一块。

近期通过过度膨胀公共领域就业机会而担保的充分就业机会,模糊了1997-1998年亚洲危机后萎靡不振的增长,尤其是过去10年过早去工业化的后果。承诺的服务就业机会,主要牵涉传统而非现代的服务,虽然官方误导性的宣传正好相反。

就像中国政府一样,大马新政府也有更高的鉴别能力,承认外来直接投资和外国技术转移对未来发展非常重要。毫无疑问,大马一些不可靠的外资牵涉到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就像其他地方一样。

但重要的是,要意识到中国当局也对这类投机、不负责任,甚或贪腐的行为感到难堪。因此,他们已采取行动监管资本流向境外。此前,一名中国驻外大使曾高调批评此类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并为他们的恶劣行为公开道歉。

过去5年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展开了持续的打贪行动,承诺粉碎各层级根深蒂固的贪腐。自2015年以来,中共中纪委已把斗争带到海外,可以预期会和大马合作,中国不会拿声誉冒风险,特别是中国近期被战略对手尝试在外交上孤立。

对第三囯产车的警愓

可理解许多大马人很警惕“第三国产车”,但不该不分好坏地否定。我们应考虑敦马辩护,重新承诺技术更先进的工业化,纵使此前的“重工业”投资失败了。

例如,应说服吉利与宝腾合作,让大马成为他们制造右边驾驶中型车出口世界的主要枢纽。该合作也可建立在1990年代敦马预见和启发的电动车开发上,当时远未如现今般近乎普遍承认应对化石燃料造成全球暖化和空气污染的迫切需求。

毕竟,电动车可摒弃对传统引擎的需求,即数十年前开发国产车的最后一个挑战。当然,世界变了,重新考虑下一步有何可行性和国际竞争力是很重要的。

大马珍惜对国家发展做出贡献的投资,例如5G通讯技术、有用的人工智能应用程式、新金融技术、再生能源、新药物和电动车。在敦马众所周知、意欲加速大马工艺发展的承诺下,新政府很明确支持有生产力的工业投资。

和平自由中立区

在东盟领导人中,敦马最热衷于1955年万隆原则和东盟把东南亚打造成和平、自由和中立区(ZOPFAN)的承诺。他最近重申,要使外国战舰不进入本区域。这必定能缓和中国,后者一直努力突破数十年来的包围。

中国与爱好基于互重互利的和平、自由和中立,并真正掌握本区域政府和人民尊敬的大马领导人打交道,肯定比依赖投机顺从、永远只准备为最多酬劳服务的领导人来得更好。

上一篇: 下一篇: